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 (第三部)(5)作者:大宝诱香
【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 (第三部)(5)作者:大宝诱香
字数:11403



                第五章


  八月十六的月是最明亮的,但月光却是轻柔的,月光似水般泻向人间,为地面上的万物镀了层淡淡的银光。月光也透过窗照进了千家万户,审视着世间的一切,似乎任何事物都逃脱不了它的目光,忽而那如玉的月似是看到了什么羞人的场景,忙扯了一片薄云遮住了皎洁的月颜,氤氲的月色马上让一切变得朦胧了起来,似乎是为了掩饰哪让人难以启齿的场景。

   于川庆家属院12号楼前的一辆老旧的Jeep越野车正在月光下无风而上
  下震动着!Jeep品牌是正宗的美国车,开过美国车的读者可能都知道:美国车减震器偏软,在车上稍微大点的动作都会被传导到哪反应极度敏感的减震器上,车就会随之上下颤动。

  如果这S8辆旧Jeep越野车只是轻微地上下颤动也没什么,可偏偏在这落针可闻的寂静月夜,隐隐可以听到透过它厚重的车门似乎有阵阵似叫非叫,似叹非叹的呻吟声传了出来。更过分的是:随着呻吟声的传出,那辆旧Jeep似乎也上下震动得越来越剧烈了!

  这样一来就不得不让我们对车里正在发生的事情越发好奇了,偷偷地透过厚厚的钢化玻璃从车窗向里面望了进去,一副令人面红耳赤的场面呈现在了我们眼前: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表情状似疯狂,正紧闭双眼长大了嘴巴,嘴唇一动一动地不知在哼叫着什么,那时隐时现的呻吟声原来就出自他的口中。他的双手正紧紧抓扶着一绝色长发美女的香肩,而他的的下身正疯狂挺动着,他下半身正在做的事应该是使他兴奋的源泉。

  定眼仔细观瞧才发现:原来一根通体赤红、犹如幼童手臂般粗壮的怪异阳具从他裤子拉开的拉炼处伸了出来,这根阳物甚是怪异,茎身上一条条如蚯蚓般暴凸的青筋螺旋盘绕其上犹如盘龙环绕,龟头如……咦?龟头呢?原来龟头被一双香艳的红唇含住了,隐没在了其中。

  而此时这位年轻男子正奋力地挺动屁股抽送着粗壮地肉棍,急速地在哪双红唇间进进出出,不过他貌似很是注意:只是浅插而不深入。而那绝色女子则趴伏在他的胯间,俯首用香唇用力的嘬住他的龟头,从她玉颊凹陷的程度即可知她嘬吸的力道很大!

  「啊~~吴越姐……真是……真是太爽了!我……我这次真的要射了。」原来这辆旧Jeep车上的这对的男女竟是:吕绍辉和吴越!

  吕绍辉说完又加大了下体肉棒抽送的力道与频率。不多时吴姐就感到他双腿绷直,两只抓在自己香肩上的手也抓的更加用力了,而且她感到他的双手似乎在微微颤抖。再看吕绍辉的表情已经更加的忘我了。

  吴越根据多年的经验知道他这次真的要射精了。她可不想被他射满口的精液,于是赶紧吐出了他血红的龟头,马上用右手握住了哪根粗大的阳具,帮他上下撸动了起来,只十几下就感到哪根巨大的阳物开始抖动了起来,这是射精的前兆。
  吴越赶紧把龟头歪向前座方向,以免它射到自己身上。

  「嘭」的一声轻响,吴越闻声一愣,定神再细看才发现:原来哪根巨阳射出的浓稠的精液竟然喷射在了前挡风玻璃上,由于力道太大竟然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吴越吃惊地用左手掩住檀口以免发出惊叫。可是还不等她回过神来,那剧烈抖动的巨大肉棒又射出了一团似炮弹般的精液,不过这次力道稍弱,只打在了前排的仪表板和方向盘上。就这样又陆陆续续射了几股之后才停止,虽然后来喷射的力度越来越弱但是那阳具却兀自跳动着。

  吴越这才松开哪根继续跳动着的阳具,看向了吕绍辉,见他似乎是太过兴奋了,而闭眼很投入的沉醉着。再看看一片狼藉的车里,车厢里弥漫着浓浓的精液的腥味。吴越有理由怀疑:吕绍辉把他积攒多年的精液都在这一刻射了出来,以至于搞得到处都是他的精液!

  吴越知道现在正是自己撤身的好时候,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太久,她很担心被丈夫或者大宝发现异常,也担心吕绍辉清醒后再纠缠自己,于是她赶紧捂住鼻子,轻轻地打开了车门溜了出去。急急忙忙地奔回了家。

  打开虚掩的防盗门,吴越悄悄地反锁住房门,先看向客厅,四下空空如也,只有电视机里传来的广告音乐声。

  「还好没有被发现。」她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兀自庆幸道。

  此时刚刚晚上九点多,丈夫一般十一点多才会从书房出来,而儿子由于今晚加了计算机培训课,估计作业也比往常要晚很久才能完成,所以也没有出屋。
  吴越急火火地爬上楼来有点口干舌燥,于是走到茶几前拿起茶杯想喝口水,可是刚端起杯子就发现手上粘乎乎的,她这才想起自己的右手刚刚在帮哪个缠人的小吕手淫时,沾上了不少他流出的男性分泌物。

  「对了还有自己的嘴,帮他哪个了好长时间,现在想起来好恶心,怎么能这样就喝水呢?」

  吴越想到这里赶忙奔向了洗手间,用自己的右手遮住口鼻,深深地哈了两口气,果然口中有丝丝淡淡的男性阳具分泌物的腥臊味。她顿时恶心地一阵干呕,急忙跑到盥洗台前,先是漱口无数次,然后又拿起自己的牙膏挤了好长一条在牙刷上,拼命地清洁、刷洗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洗漱完毕。

  当她抬起头看着盥洗镜中的自己长发凌乱,双肩的衣服也褶皱不堪时才想起刚才在楼下车里,自己只顾着着急让小吕赶紧出火,结果有点放任了他。「估计头发上、双肩、手上都留下了小吕的气味,这样可不行。」

  想到这里她蹑手蹑脚地来到自己的卧室,又挑选了一套干净的换洗睡衣及内衣裤后,来到了洗手间。脱去了全身衣物。

  当她褪下内裤时,握着前面部位已经湿透的都可以滴出水来的布料,不禁摇头叹道:「自己对小吕并没有那种想法,只是感激他昨晚大老远的跑来救助自己,看他可怜兮兮的连正常的夫妻生活都没有,再加上他对大宝很用心还专门收他为徒,这才想到用这种方式帮他解决一下性需求。可是即便是这样自己的下面怎么会反应这么大?怎么就流成了这样呢?真是太丢人了。自己的身体真的是越来越敏感了,难道真的像玉蓉说的那样?宝宝阴茎上分泌的那种催情的性甾体激素长期渗入自己体内,自己的性欲会无法控制越来越强烈?必须避免再进一步被这种催情激素所影响。以后真的不能再随便嗅吸哪神奇的『淫毒』了,即便它有神奇的排毒养颜功能。」

  想到这里她心情稍安,把已经被淫液湿透了的内裤泡进了特别准备的那个小水盆里。

  吴越打开了热水器的喷头,开始重点冲洗刚刚被吕绍辉沾染过的身体部位,尤其是被他下身哪根脏东西蹭的到处都是龟头马眼分泌物的双手还有脸颊,还有被他双手摸过的秀发、双肩。当然已经泥泞一片的下身峡谷之地,也是重点清洗部位。

  十几分钟后当吴越洗浴完毕,披着满身的洗发香波那沁人心脾的香味走出浴室时,电视里刚好传来了晚十点整的报时声,正是晚间新闻直播开播的时间。
  在新闻的要点中最后一条,是一则重大交通事故新闻,大概意思是:一位大货车司机因为驾驶走神儿,在成渝高速上酿成大祸,造成多车追尾死伤十数人。
  「开车走神儿后果会这么严重吗?对了哪个缠人的 小吕开车会不会走神儿呢?毕竟今晚他好像有点太过兴奋了,又射得一塌糊涂。我离开时他好像还是迷迷糊糊的。不会开车在路上也走起神儿来吧?」吴越想到这里心中一惊,连忙走到阳台向楼下张望,想看看吕绍辉是不是已经开车走了。

  可她这一看差点笑出声来:原来吕绍辉的车居然还没有开走,不过车厢内已经亮起了灯光,吴越在三楼的阳台,只能隐约看见一团抹布正在挡风玻璃上来回晃动着,估计是吕绍辉正在擦那团射在挡风玻璃上的精液。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连射精都跟正常人不一样,像开炮似得。这要是射在阴道内的花芯上谁受得了那种冲击啊?」

  吴越偷偷躲在阳台的一角向下看着吕绍辉的一举一动,直到几分钟后那辆旧Jeep被发动,缓缓地开走。

  「这家伙看上去开车挺稳,应该没什么事。」吴越看到他缓慢的开车速度这才放下心来。

  「哎呀,好累啊,明天还要早起,还是早点睡吧。本来还想等等宝宝的,看来今天他要很晚才会完成作业了,我先睡觉了,太累了。一天都忙忙碌碌的不得闲。」吴越说着便关了电视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她今天确实有点累了,坐车来回颠簸了将近二百公里,白天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回来又是做饭、又是洗刷锅碗瓢盆的。还被吕绍辉缠着拉到了车上,给他手淫得手麻臂酸的。所以吴越倒在松软的大床上,头刚枕在枕头上不久就甜甜地睡去了。

  大宝好不容易做完了作业,钻出了房间来到客厅,可是当他看到死寂的客厅时他知道妈妈应该是已经休息了,可能是坐车去那么远的地方培训太累了。他望瞭望吴越房间紧关的房门,只好失望地去洗手间洗漱去了。

  大宝洗漱完,又来到马桶前排解时,忽然看到了吴越泡着内裤的哪个小盆子,他好奇的把哪条浅灰色的内裤从小盆里拎了出来,由于吴越当时只是扔到了水盆里并没有把它按到水中,所以内裤的很大一部分,还都浮在水面上没有湿,大宝把它拿到自己眼前仔细观察,发现小内裤裆部的色泽明显不同于其它地方,于是他凑鼻子过去深深地闻了闻,一股他熟悉的淫靡的味道传入了他的鼻孔。

  「咦?是淫水的味道。妈妈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淫水?」大宝疑惑的盯着哪条内裤,紧锁眉头反复回想着妈妈回来后的每一幕。

  忽然他笑了起来,眉头也舒展了开来。原来他想起自己曾经在餐桌下用光脚挑逗妈妈,还用大脚趾隔着妈妈的内裤去摩挲她敏感的幽谷之地。

  「嘿嘿,没想到我只不过才用脚趾碰了她阴户几下,她下面就流这么多的淫水。看来妈妈越来越骚了。哈哈!」大宝自顾自的傻笑着,他哪里知道这些淫水并非是为他而流呢?

  谭刚从书房出来时已经是十一点了,大宝早就进房间睡觉了。

  谭刚经过这一晚泡在哪个【川庆屌丝部落】论坛浏览有关刘志威的帖子,大致把所有有关他的传言都翻了一遍了,通过浏览这些有着详尽记录以及照片证据的帖子,他也大概了解了刘志威的为人。

  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刘志威结交自己就是为了接近自己的美貌妻子吴越。
  不过他既然已经洞悉了刘志威的阴谋,当然就不会让他得逞,以后再也不会把他招惹到自己家里来了,绝对不会再给他接近自己妻子的机会。想到这里他加快了脚步想赶快看到自己的妻子。

  谭刚来到了自己夫妻的卧室,看到了玉体横陈在床上的娇美妻子吴越。他反锁房门后蹑手蹑脚的来到床前,在床头灯昏暗的灯光下,他仔细端详着妻子沉鱼落雁般的脸庞,好久没有这么仔细的看妻子了,他越发觉得妻子好像比以前年轻了许多,他自嘲的摇了摇头:「也许是灯光的原因吧?真的觉得老婆越来越年轻漂亮了。看来论坛上把她评为川庆德Y第一美女不是没有道理的。」

  看到妻子只穿了内衣、内裤侧卧在床上,他赶忙拉起了一条小薄毯爱惜的盖在了她的小腹上,德Y这地方昼夜温差大,白天热得要死,可是到了半夜就会变得凉飕飕的,尤其是过了中秋节以后温差更明显。他可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妻子着凉生病。

  「老婆看来是真的累了,睡得这么沉。哎,本来我看了论坛的哪些觊觎她的帖子下面都有反应了,想今晚好好玩玩的,可是看她睡得香甜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打扰她。还是明天再说吧。明晚早点上床,好好的疼爱她一番。」想到这里谭刚拉灭了卧室的床头灯,紧挨着吴越躺下睡去……

  吴越被手机闹钟吵醒时已是第二天早上6:20,又重复昨天早上的程序:洗漱、做早餐,匆匆吃了几口后又返回卧室,提醒刚刚爬起来的的谭刚别忘记一会儿叫醒儿子。这才放心地收拾好培训用的书本以及一个多年不用的饭盒,赶往小区门口的培训集合点。

  等她赶到集合点时还差五分钟七点,五个培训学员中到了三个,赵凝萱和其他两个男同事,不过赵凝萱的着装变了,没有再穿她昨天穿得那套高档的束腰裙装,而是也学吴越穿了普通的公司工装。

  吴越跟他们三个一一打了招呼,就跟赵凝萱站在一起,边简单的聊着边等最后一名培训学员肖寒梅的到来,可等到要出发的七点钟了还不见肖寒梅的人影,吴越赶忙掏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响了两声提示音后终于接通了,电话哪头传来了肖寒梅焦急的声音:「喂,吴越姐啊,我马上就到,你先跟司机师傅说一下哈,先别让他开车。」还不等吴越开口哪头就挂了电话,看来是正着急赶来呢。
  吴越他们几个人只好先上车等待,五分钟后肖寒梅才姗姗来迟,她歉意得频频跟司机师傅以及其它几位同事点头道歉,车开动了。肖寒梅坐到了吴越的身边。
  「你怎么回事?昨晚还反复叮嘱,要我早睡早起别迟到呢,结果你反而迟到了。」吴越调笑道。

  「吴越姐,你看我也换了工装,我本来都跑下楼了才想起来换衣服,我可不想老是被那群人盯着看,太难为情了。」吴越这才注意到原来肖寒梅也换了工装。
  这下可好三个女人都换上了普通的工装,看来昨天被一群人盯着看的经历让她们都很不适应,都不约而同的学习吴越换上了工装,以减少被人关注的几率。
  今天的培训课程类似于昨天,上午还是两节公共大课下午则是各自的专业课程。德Y分公司的培训学员们赶到大教室时明显早于昨天,因为他们不用再去办理报名报到手续了,节省了不少时间。

  这次大阶梯教室里的人稀稀落落的,吴越她们又是让两个男同事走在前面她们紧跟在后面走入,所以今天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引来太多的目光注意。也许是她们三个都穿上了普通的工装,不似昨天那么穿着鲜亮招人眼球了。这次她们几个坐在了教室的后排,这样就可以减少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的风险了。

  当吴越坐在大教室里等待开课的时候,大宝正抱着作业本跟赵丽颖一起去交作业。

  「赵丽颖,我昨晚已经把你的事情跟师傅说了,他同意给你也单独培训。你中午找时间给他打电话吧。喏,这是他的电话号码。你有手机吗?」大宝边拿出手机上吕绍辉的号码给赵丽颖看,边问道。

  「有,我先把吕老师的号码存起来。」说着她从校服的裤兜里摸出一支漂亮的三星女款手机,看着大宝的手机屏幕把吕绍辉的号码存了起来。

  「嘿嘿,你的手机号是多少?我顺便记一下,万一有事也好找你。」大宝嬉皮笑脸地向赵丽颖索要手机号码。

  「告诉我你的手机号,我打给你。」赵丽颖眨了两下长长的眼睫毛说道。
  就这样两个人总算是互留了联系方式。

  「对了差点忘了,吕老师估计要提培训费的事,他收费还是很贵的。你有没有跟你的父母商量啊?」大宝道。

  「放心好了。我跟我妈妈说了,她同意的。」赵丽颖微笑道。

  「哦,那你有专门的计算机吗?将来要安装专门的学习软件的。」宝继续问道。

  「有啊,我 把爸爸的哪台戴尔笔记型计算机据为己有了。他反正天天忙也用不到。」赵丽颖得意的摇着脑袋说道。

  两人边走边聊不亦乐乎。

  吴越她们上完了上午的培训课程又到了令她们头疼的午饭时间,她们先去宿舍放下书、包。又从包里拿出了哪个自己准备好的饭盒,准备打饭回宿舍吃,而不是用餐厅自备的餐具坐在餐厅用餐。

  「吴越姐,你看我的饭盒,这还是我上学时用的呢,我一直都没有舍得丢掉。
  没想到还有能用到的一天。「肖寒梅也拿出自己准备的饭盒感叹道。

  「快点走吧,今天可不能像昨天那么晚去了。不然又要被他们议论了。」吴越催促道。

  「咦?吴越姐你们为什么要自己带饭盒啊?这样多麻烦啊?」赵凝萱看到吴越、肖寒梅 她们两个一回到宿舍就从包里拿出了饭盒感到莫名其妙。

  「我们不想在餐厅吃饭了,哪里环境太乱,我们想打饭回宿舍里吃。」吴越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其实我也觉得餐厅里面挺乱的,有些人素质挺差的,老是盯着漂亮的女学员看,还评头论足的。」赵凝萱点头说道。

  「嘻嘻,赵姐,要不你也回来吃吧?反正我们两个人的饭盒够大,多带你一份也够了。」活泼的肖寒梅道。

  「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赵凝萱说道。

  「没关系的,小赵,咱们快走吧,不然餐厅人又要多起来了。」吴越说完就带头走出了宿舍。

  等她们三人来到餐厅时餐厅里已经又是人头攒动了。毕竟哪些男学员们行动速度比她们快。不过这次还好的是:那些人都忙着挑选食物,留意她们三人的大不如昨天。

  这次培训采用自助餐式的进餐模式,学员自己到餐厅厨房窗口挑选自己喜欢的菜肴,食物、饮料。吴越她们三人来到摆放饭菜的一大排餐桌前,拿起桌上摆着的制式餐具默默地往饭盒里夹选着菜肴、食物。

  「小赵,你喜欢吃什么菜?自己夹到我的饭盒里吧。」吴越看到一旁的赵凝萱正在犹豫着不知该往哪里夹菜的时,便说道。

  「把主食放在我的饭盒里,这样分好了。」肖寒梅在一旁符合道。

  就这样三个人边各自挑选着自己喜欢的食物,边有说有笑的小声聊着天。没过多久就各自挑选完了食物,两个饭盒被装得满满的,三人满意地就要扭身打道回府了。

  「卢大少……不,卢助理,你看那不是昨天哪两个打饭来晚的美女吗?」坐在靠近餐厅大门口一个略尖声音道。

  「你怎么又瞎叫?小心被我们单位的人听到。」另一个男低音道。

  「你也太低调了吧?我看了这附近几桌,没有你们单位的人,放心吧。不过还得佩服你啊,果然还是你看女人的眼光好。昨天哪个穿着妖艳的小美女今天换上了工装,果然就 比不过昨天就穿工装的哪个高挑美女了。这样对比起来很明显啊。无论气质、容貌 都跟哪个高挑的美女差一筹啊。」哪个尖声音道。
  「我说郑老大啊,在学校时我就发现你看女人的眼光有问题,现在都工作三四年了眼光还是不行啊。别把目光老是盯着哪些穿着暴露的女人看,真正的极品女人是不会靠穿着吸引男人眼球的。」哪个男低音道。

  「你快别叫我老大了,惭愧啊。在大学宿舍里的论资排辈还是别提了。这几年我还不是靠你的关系才进了总公司?还有这次的提干机会也是靠你帮忙运作。
  这几年多亏你照应我啊,连女人也跟着你没少玩,以后我叫你老大才是啊。「哪个姓郑的尖声道。

  「那怎么行?在学校的时候你可是没少照顾我啊。我这人知恩图报,有条件帮帮你那还不是应该的?至于女人嘛……反正咱们玩的都是别人的老婆,你又不欠我什么,你应该欠人家老公一个说法才是啊。哈哈哈!」哪个男低音道。
  「欠她们老公?不会啊,我们不是已经送给他们每人一顶绿帽子了吗?已经不欠了。嘿嘿!」姓郑的尖声道。

  「你这人太不道德了,玩了人家的老婆还一点愧疚感都没有!我可不像你,我每天都在烧香拜佛,以减轻罪孽啊!」哪个男低音道。

  「行了行了,别假惺惺的了。我说卢大……不,卢助理啊,这个打饭的高挑的美女你有没有兴趣啊?刚才她路过餐厅门口的时候我可是又仔细观察了,果然是极品啊。不仅容貌似仙子一般,身材更是没话说:皮肤白嫩,奶子高耸,屁股还挺翘,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姓郑的尖声道。

  「你这人真是的,不可能是个极品美女就要搞吧?」哪个男低音道。

  「嘿嘿,少在我面前装了,咱俩谁还不知道谁啊?我可是听说昨天下午有人打听德Y分公司的培训人员情况来着。」

  「你……你……郑老大你怎么还是改不了老是盯着我的毛病啊?」哪个男低音不满道。

  「呵呵,我要是不盯着你点,我的性福靠谁啊?其实你也没必要瞒着我,咱们还是像以前哪样,等你搞上手玩腻了,就让给我玩玩。」姓郑的尖声道。
  「哎,真拿你没办法,我怎么在学校时结交你这么个老大呢?不过这事八字没一撇呢,我正在想办法呢,等到搞上床还不知道要多久呢,你还是暂时先别挂记着了吧。」

  「嘿嘿,只要运作就好,我对你还是很有信心的,哪个被你看上的女人能逃脱你的手心?想想将来有一天我也能上这种极品女人,真是想想都爽歪歪啊!」
  姓郑的尖声淫笑道。

  「啊嚏!」吴越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吴越姐你感冒了?」肖寒梅关心地问道。

  「没有啊,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打了个喷嚏。」吴越不以为意道。

  「估计是有人在背后念叨你了。可能是什么人太想你了。」赵凝萱在一旁煞有介事地说道。

  「对对,我也听人说有人在背后念叨你,就容易打喷嚏!」肖寒梅也直点头,表示对赵凝萱说法的认同。

  「那都是迷信说法,没有科学依据的。这种事你们还真信啊?」吴越还是一副不以为意的神情道。

  「有些事情是现在的科学解释不了的,只能说我们对自然界还了解的太少了。
  像这种传了上千年的说法,能够流传至今就肯定是有所本的。「赵凝萱认真地说道。

  「是啊,吴越姐,有些事就是很邪乎的,现在的科学解释不了,只能等以后才能解释清楚了。」肖寒梅在一旁帮腔道。

  「好了好了,我信了。是有人在背后念叨我了,这样行了吧?」吴越笑道,她虽然口中声称相信了,可是心里依然是不信的,她只相信有科学依据的说法。
           ************

  谭刚像昨天一样又来到职工食堂吃饭,不过今天他为了不像昨天那样排很久地队,刻意在办公室喝了杯茶后看完一页报纸后才慢慢起身去了食堂。

  来晚了二十几分钟果然没什么人排队了,他直接来到一个只有一个人排队的窗口打饭,很快就打上了饭,他端着食堂的制式餐盘在寻找座位,四下扫视了一下忽然发现在昨天自己吃饭的位置有两个熟悉的身影:还是昨天自己碰到哪两个年轻人。他们好像饭菜已经吃了大半了,正在一边闲聊着。

  谭刚正好也想再听听这两个人有没有什么新消息,于是就装着漫不经心的踱步过去坐在了他们旁边的座位上。

  「哎哟,我艹,你看昨天哪个傻大个,又挤到老余处长的二婚老婆杨维兰身边去吃饭了。」小顾惊讶道。

  「早就看到了,管他呢。不知深浅的瓜娃子!」牛哥鄙视道。

  谭刚闻言好奇地扭头看向了小顾目光方向,果然就是昨天哪个站在自己前面的哪个高个小伙子。他此时又像昨天一样,正盯着邻桌对面的杨维兰上下看个不停,可是杨维兰明明已经察觉到了他的不善目光,却恍若未知,继续表情轻松若无其事的吃着饭菜。

  谭刚摇摇头收回了目光,如今的年轻人真是无话可说: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去盯着人家有夫之妇,他只能感叹社会风气越来越差了。

  「牛哥你听说没有?吴越已经去参加升职培训了,而且还有 赵凝萱、肖寒梅,论坛上排名前三位的美女人妻都进了名单。你觉得这里面会不会有猫腻?」
  正当谭刚感叹世风日下时,小顾又开口了。不过这次的话题直接就有关自己的妻子,于是谭刚马上收回心神,竖起耳朵认真听了起来。

  「能有什么猫腻?你是说她们走后门疏通关系才进得名单吧?不过现如今这年头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牛哥不以为意道。

  「不是哪个意思,我是说……咳咳,会不会是刘大色魔盯上了你的女神?故意卖人情让她进名单的?不然这么多走后门的怎么也不见能进名单?偏偏是论坛排名前三的三个美女?」小顾有模有样的分析了起来。谭刚听完羞愧不已,心道:人家一个外人都能看得出刘志威对自己妻子的图谋,自己作为丈夫居然好长时间都没有察觉,真是愧对自己的妻子啊。

  「哼,估计他有贼心也没贼胆,听说 赵凝萱 的老公是权力部门的一个不小的官,要不然你看她在咱们单位一副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吴越就更不可能了,她老公谭工虽然在咱们单位没有什么实权只是个技术专家,可是他在单位的影响力可比哪个刘大色魔强多了,刘色魔才来单位一年多很多人都对他有意见。
  谭工的老婆他估计是不敢动的。「牛哥也分析的头头是道。

  「这可不好说啊,哪个刘大色魔色胆包天,什么事干不出来?你可不要小看他啊。听说他的背景更深厚,不然为什么他在单位为所欲为居然没人敢动他?」
  小顾有所顾忌的说道。

  「不管他有多深厚的背景,只要他敢打吴越的主意看我不整死他?实在不行我就找我老爹出头。」牛哥恶狠狠地说道。

  「你爸?你爸是做什么的?咱们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家庭背景呢。」
  小顾惊喜地看向牛哥问道。

  「不该问的就别问了,反正你就知道一点就可以了:这年头还能混进国有大企业的都有点关系的,都不是吃干饭的。」余牛哥道。

  「那是那是,这点我可是深有体会啊。前两天我才听说咱们单位看大门的江老头他的堂弟居然是咱们市局的江副局长。真是能进咱们单位都不简单啊。」余小顾赞叹道。

  「啊?你是说保卫科的哪个老江吗?」余牛哥也吃了一惊道。

  「是啊,除了他保卫科还有谁姓江?」余小顾应道。

  「看看被我说着了吧?能进咱们单位的都不简单啊。哪个刘色魔早晚会踢到铁板上,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余牛哥狠狠地说道。

  「嗯嗯,现在你这么说我也相信了。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余小顾叹服道。

  他们二人又絮絮叨叨了几分钟后就拍屁股走人了,谭刚这才认真地吃起了饭,边吃还边回味他们两个刚才的对话,感觉深有感触:是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世界还轮不到他刘志威来为非作歹,这样一想原来一直压抑在他心头的对刘志威的忌惮也一消而散了。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古人说得果然有哲理,虽然刚刚那两个年轻人岁数比自己小很多,可是看问题还是很深刻的。在这方面值得自己学习啊。」谭刚边吃边思索着。

  等谭刚吃完饭食堂里已经稀稀拉拉没有多少人了,他放下了公共餐盘就要赶回自己的办公室休息,可是刚刚走到大门口肚子就是一阵不舒服,憋涨的厉害,他知道是需要大解了。于是他拐到走廊里,顺着走廊走向了食堂侧门的厕所。
  走进厕所他看了看一排的大解隔断,好像都没人,于是他挑选了最靠里的一间蹲了下去,几分钟后排解完毕的谭刚一阵轻松,撕了墙壁上挂着的卫生纸刚要擦干净屁股时,就听见一个外地口音的大嗓门边说着什么边闯进厕所来。

  「余三,你声音小点儿行不行?到底是乡下人没有素质,来厕所也不消停。」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老秋,怕什么?我在老家上厕所还唱歌呢!你看这厕所又没人,没人听到的。来你占一间,我占一间。还空着好几个隔断呢。」那外地口音的大嗓门说道。
  「我说余三,你今天是不是不开心啊?怎么今天没去检验处巡查啊?你以前不是天天上午、下午各去一次风雨无阻吗?」老秋道。

  「不想去了,我昨天看过了没有什么安全隐患。」余三答道。

  「嘿嘿,别骗老哥我了,我可是过来人,你们年轻人的那点花花肠子可是瞒不了我的。是不是吴越去培训了,你看不到人了就懒得去了?你那点心思谁还看不出来啊?」老秋讥笑道。

  谭刚本来刚想提裤子走人,可是一听到又有人提到自己妻子吴越,马上悄声又蹲了下来想听听这两个人会在背后说自己妻子些什么。而且这个余三之前也听儿子说过,好像是对自己的妻子有非分之想的几个人之一,只不过因为他脑袋缺根弦,一直没有引起谭刚的重视。

  「老秋别瞎说,以前我每天都是去巡查的。」余三道。

  「余三,不老实了是吧?你看起来傻乎乎的,可是咱们天天在一起我才知道其实你一点儿都不傻,是故意装出来的吧?」老秋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余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余三啊,听我劝你一句,你还年轻,还是赶紧找个年轻的女朋友吧,把时间都浪费在吴越身上根本就没希望,人家孩子都那么大了,老公又是咱们单位的技术专家,怎么可能会看上你呢?」老秋继续劝道。

  「老秋大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你看看我这样,又没钱又不帅,能有年轻姑娘会喜欢我吗?在咱们单位也就吴越姐不嫌弃我,跟我说几句话,别的女人躲得远远的。」余三郁闷地说道。

  「这个嘛,吴越心善,这个大家都知道,她跟你说话也不是喜欢你啊。估计是同情你而已。你还是得早做打算,找个合适的姑娘成家立业啊。」老秋劝导道。
  「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要不然你给我介绍一个?现在的女孩都现实的要命,谁会有时间搭理我这样的?」余三无奈地说道。

  「这……对了,听说现在都流行网恋,要不然你去网上聊聊吧,只要不视频就漏不了陷儿,说不定可以勾搭上一个不错的小妹呢。」老秋建议道。

  「我在老家时倒是经常去我们镇中学对过的网吧上网,可是到了咱们单位离网吧太远了,而且那网吧收费也太贵了,一小时好几块钱我上不起啊。」余三抱怨道。

  「你笨啊,干嘛去网吧啊?哪里明摆着就是宰人的地方,你让咱们单位的通信处跟你通上宽带,自己在你的宿舍上网呗,咱们单位都是优惠价,上网跟不要钱似得。」老秋道。

  「我没有计算机啊,我一个小保安工资又不高,买不起计算机啊。」余三道。
  「买个二手计算机吧,不用配置太好的,你反正也不干正经事。便宜的很,不超过一千元。等你以后攒点钱可以再升级嘛。」老秋道。

  「不到一千?真的假的?不会是骗人的吧?」余三道。

  「你去电子城三楼看看吧,都是卖二手计算机、零配件的,你去哪里攒个机子很便宜的,质量有问题找那家店就行。」老秋道。

  「网恋靠不靠谱啊?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让我买计算机上网啊?又要省吃俭用好几个月了。」余三犹豫道。

  「你个呆子,上网可不止能聊天啊,还有好多好东西呢。嘿嘿,没事天天看看色情网,多看几部色情片,不比你天天在宿舍呆着看电视强吗?」老秋意味深长地说道。

  「哦?我以前在网吧这种网站都不敢看的,也不知道地址。要是自己单独在宿舍看估计没人管得着了。哈哈!」余三居然扯开他的大嗓门在厕所里开心地笑了起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