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高中班级宠物】(29-30)【作者:eyny10012990】
【高中班级宠物】(29-30)【作者:eyny10012990】
字数:88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9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事情变成这样。

  我们班上的男生就如同渴望乳酪的蛆虫,不断地啃食小诗,在她的骨肉之间钻着,蠕动着,自以为拥有所有,却不过是成为佳餚的一部分。

  碰!的一声,小智连滚带爬地跌入教室。

  「白!白教官来了!」

  这一句简单的话,令在场所有人都慌了起来。

  白教官,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教官,掌握学校中所有学生的惩处,平常碰到他就已经够倒楣的,更别提现在这个情况。

  「快,躲起来!不对,快把小诗弄回座位上!」

  本来已经快把小诗塞到扫地用具柜里面,好险有人注意到黏在小诗椅子上的假屌,就算把小诗藏起来,被教官看到这东西也是GG啊!

  我对咚咚使了一个眼色,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就我这眉毛抖个几下,他就知道要做什么了。

  「等等!你们在干嘛!放我下来,呀啊!」小诗突然被我跟咚咚,一人抓一脚抬起,吓得她不断乱拍我的脑袋。

  要怎么要快速的把已经存在的东西藏起来?

  大家看过黑暗骑士小丑变的戏码吧?把铅笔立在桌子上,TADA!一瞬间就把铅笔变不见,现场的观众无不惊讶。

  「等一下,你们该不会是要……咿啊啊啊!」小诗放声浪叫。

  黏在小诗座位上的假屌如贯穿圣女身体的木棍,毫不留情地贯穿小诗的肉穴,差别在於前者死於荣耀,后者再度被推入肉欲的漩涡。

  这傢夥虽然已经被开启开关,下体早就垂流着充分的淫水,但是就好像设计好的卡榫,小诗的肉穴用近乎欢迎的程度迎接插入的假屌,一口气直末根部。
  就好像小丑把铅笔变不见一样。

  小诗用着近乎迷茫的眼神看着天花板,小嘴微开,看来正在用全身享受被粗暴插入的快感吧。

  「这个小淫娃。」我忍不住喃喃说道。

  「死变态……」小诗红着脸回嘴,微翘的眼角却不断发骚。

  可恶,要不是教官来了,我一定要把你抓起来狠狠地干翻你。

  在最后一刻,全班总算同心协力把现场收拾好,白教官也如最终魔王一般踏入教室。

  「好险,总算赶上了。」

  大家浑身散发出一股完事感,几近虚脱地坐在座位上。

  白教官身上的军装笔挺整洁,衬衫上的五条线一丝不苟,他绷着一张脸环是全班,最后视线停在某个角度。

  那个角度,刚好就是黄诗涵的座位。

  我们收拾的应该是天衣无缝啊?为什么教官会像是石化一样。

  我回头一看……小诗制服上的有三颗扣子没扣好啊!浑蛋!太注意环境却忘记问题的中心点啊!

  小诗的胸口大方地露在外片,白沉沉地奶子挤出深邃的乳沟,更糟糕的是小诗还噙着下唇,一副强加忍耐愉悦的神情,干你不要在这种时刻发情啊!

  我一脸绝望地看向其他人,可是其他人也一样不知所措。

  要是这个淫娃突然开始呻吟怎么办?看她的个扭捏、这个脸红,很明显已经快唉出来了呀!

  这个时候我看到元宝手中的东西,一个黑色的小东西。

  干你娘的死胖子!不要再这个时候玩遥控假屌啊!

  我终於知道为什么小诗一脸欠干,因为元宝正在用假屌干她啊啊啊!

  「快关掉!」我用嘴型告诉元宝,干你娘白教官已经皱眉头看着小诗啦!
  元宝看到我的表情,好像领会了什么,手指微动。

  对对对,就是这样,不要拿石头砸自己脚。

  「咿!」

  小诗突然喘了一声,双手抓紧自己的屁股,双腿微微发抖着。

  元宝这傢夥!

  还在玩!这个白癡一定是把震动开到最大了,这婊子的淫荡开关就是会震动的玩具啊,想死自己去死不要拖大家下水啊!

  元宝好像很得意的癡癡傻笑,从抽屉中拿出另一个粉红色的遥控,那个遥控是掌管小诗肉穴里面的那一根……

  干!

  我再也忍不住踏步蹦起,身动如猎豹,出拳如猩猩,朝着元宝这个白癡的下巴就是一拳。

  「同学你干什么!」白教官大吼着。

  我干什么,我在阻止一个白癡毁灭大家啊。

  被我百万吨重拳打中的元宝身体一歪,倒地不动,而我的手指也传来阵阵剧痛。

  「教官,我突然想打人。」我老实说。

  「谁会突然想打人啊?」白教官的吼声刺耳且嘶哑。

  其他同学你看看你,我看看我,默默地举手。

  「同学?认真?」白教官无言地看着高举的手臂,除了那几个作仙的以外,其他人都不约而同地高举拳头。

  制裁白目是不需要理由的。

  白教官抱着元宝离去,还不忘放话要我家长来学校云云。

  等到白教官一远离,我们化工的范围,全场同学爆出热烈的掌声。

  「干,那个白癡,竟然还在玩。」

  就是说啊。

  「多亏了你,笋子汤。」

  哎呀,举手之劳而已。

  「好险你一拳打爆那个白癡. 」

  不要再夸我啦!

  虽然有点於心不忍,但是同学的讚美告诉我,我做出正确的决定。

  自信心膨胀的我终於忍不住说:「做人啊,就是要当机立断,才能够勇往直前。」这一句一定可以在班上流传很久,变成经典名言。

  「喔……说的真不错呢,那我想听听你要怎么解释这个。」黄诗涵幽幽地说着。

  我转头一看,小诗像是亲吻,又像是半含着那个东西。

  黑色雾面镶嵌着金线,还有剑与玫瑰的那枚戒指,不知名人士委託给我的戒指,黄家奴隶配戴的信物,含有剧毒的戒指。

  「你再说什么呀?哈哈哈。」我故作轻松地说,可是声音乾涩死板。

  「这是从你裤子里掉出来的,可别想赖掉喔。」小诗的眼中漆黑深邃,如同深渊般地眼眸,眨也不眨地瞪着我。

  我想起了那天,一群人在撞球室轮奸完小诗,她也曾经散发出这样的气息。
  黑暗地令人发寒。

  未知地令人恐惧。

  「看来,你我都有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呢。」她笑着说,完全不像被我们干得唉唉叫的小婊子。

  在她说完这一句的同时,屁孩三人、广东粥、超人同时站起来,冷冷地看着我。

  不发一语,看着全班。

                30

  「走。」小诗娇叱一声,屁孩三人身形一变,突然从我视野中消失。

  「糟了!」我暗自叫苦,立刻运掌护住周身要害。

  要知道前几日与超人的对决伤势未好,这绝对是一场苦战。

  我将感知神经提升到人类的极限程度,好了解身体状况,摆出最有利的战斗姿态。

  「只能以柔克刚了吗……」我喃喃说道。

  「以柔克刚不过是漫画剧情,你还真以为能运用在实战之中吗?」屁孩三人组这句话一出,众人无不惊讶。

  「以柔克刚不过是」是由天龙口中说出,「漫画剧情你还真以为」是由巴勒说出,而最后的「能运用在实战之中吗」则是由双枪说出。

  若是事前先行安排,三人依序说出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众人惊奇的是,这三段竟然衔接得天衣无缝,好似有三条声带的人独自说出,那样的协调、那样的丝丝入扣,更可怕的是三人身形窜动,在剧烈运动之中竟然可以用平稳的语气带出,更显得三人功夫深厚。

  「去死吧!」天龙暴喊,出拳直取我的额间。

  我看得分明,立刻侧掌意图带走他那刚猛的全性,在掌肉接触到的瞬间,一股难以言喻的痛呛得我差点喷泪,好在这股力量还是被我勉强卸掉。

  哪知天龙失手之后巴勒双枪立刻补上,一左一右朝我双肺轰来。

  「可……可恶……」我不禁脱口说出台湾某影片创作者口头禅。

  身体吸饱空气,在拳头要碰到胸膛之时,缓慢吐气,如麵包师傅温柔地用他的双手揉开麵团,同时双脚不住后退卸劲。

  哪知教室太小,我一下子就碰到佈告栏,两人双拳的余力就这样直灌体腔,趁着对手姿态未稳,我双手并用,逼退两位。

  「哼哼哼哼……」三人冷笑着。

  我抚着胸口,喉头一甜,「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你们!!!!!」我愤怒地大吼。

  「别急,等一会就送你上路。」三人如相声般说道。

  旁人看来,好像是我负伤愤怒大吼,事实上我是气。

  气对手这般小瞧我!

  中拳之时,只要天龙再行进攻,不但可以将我逼致死棋,更可以重整巴勒双枪两人姿态,要是这么做的话,此刻我早就被击倒。

  这么简单的兵法,有这等身手的三人怎么可能不知!

  稍微细想就能得到答案。

  为了羞辱,为了尽情地羞辱对手,刻意的放水。

  现场安静得可怕,三人眼神不怀好意地打量我周身,想来应是在思寻,要咬下我身上的哪一块肉吧。

  其他同学大气也不敢透一下,这么高水准的战斗,他们应该也是第一次看到。
  这个时候,有人说话了。

  「你们在干什么?我要你们把孙子杨抓起来,不是要你们把他推到墙壁上啊。」
  「呵呵……」我忍不住笑出声音。

  女人啊,终究还是太浅了,只看得到事情的表面。

  我闭上双眼,缓缓吐肺中所有空气,接着用力吸饱空气,让胸腔胀得不能再帐,睁眼怒瞪前方。

  屁孩三人相视一笑,同时攻了过来。

  吐纳乃是柔拳、化劲中的基本。

  一吞海纳百斤重压。

  一吐风卷万般红尘。

  我这吸饱了气,很明显地就是在告诉对手,我不换气了,这一招决胜负!
  憋气能带给人可怕的力量,就算是习武已久的达人,也敌不过憋气带来的丰厚报酬,即使是稍后将眼冒金星,也在所不辞。

  三人套路如出一辙,天龙先取我颜面,巴勒双枪绪力瞄准我的胸膛。

  我已经死了。

  刚才吃下这招我已经败阵,这次背后无路可退,再加上我没办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想出解决的办法。

  「去死吧!」天龙愉悦地喊着,像是拿到洋娃娃的小女孩般雀跃。

  「呵呵……」我依然冷笑。

  姿态摆软不是要承担更多,而是为了夺取这一瞬间的机会。

                力量

                翻转

  我用横膈膜与咽喉夹住肺部,压缩里面的空气,强迫那21% 的氧气快速融入血液之中。

  我清楚地感觉到另一个我对着敌人大喊:「在这一刻,我不会输给任何人。」
  ……

               哈哈──

  这还用你说!

  我的拳头贯穿天龙的防禦,命中他那机掰的表情,并且在千分之一秒之际,化开巴勒与双枪两人的后手攻击,闪至两人后方。

  在他们俩个眼中,我就像是突然消失一样吧。

  「人呢!」两人相声大喊。

  「去死吧。」这次,换我说了。

  双掌朝着两人后脑勺,无慈悲地直接压下,粉碎两人的无知与傲慢。

  这期间,不过只有短短几秒。

  黄诗涵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副表情正是我最好的报酬啊!

  此时此刻,黄诗涵心中想的是:「为什么要突然推开孙子杨,然后孙子杨又把三个人推倒呀?小孩子打架吗?」

  虽然想要开口表达看法,可是被打倒的三人脸上尽是「哼,输给这样的强敌也没办法呢」的表情,孙子汤则是「今生今世还有谁能胜过我」那样的傲傑不逊。
  这样可笑的画面,反而令她闭紧嘴巴。

  「总觉得现在开口吐槽就输了呢……」小诗心想。

  超人叹了口气,拍拍小诗的肩膀。

  「只是小孩子打架而已。」

  「小孩子打架?」小诗歪头思考了一下,霎间满脸绯红:「我当然知道他们是白癡呀!快把孙子杨抓起来,带走!」

  超人看着广东粥耸耸肩,一左一右把我押起来。

  「两个打一个,不是英雄好汉。」我兀自叫道。

  「你是白癡吗?」广东粥的声音怎么跟之前差这么多呀?

  「你这个笨蛋。」超人说。

  我就这样被架出教室,留下错愕的众人。

  原来石膏像里面是空心的啊。

  我倒在石膏碎片上瞪着美术教室的天花板,好髒. 我被那愤怒的五人带到教学大学五楼的美术教室,除了要上美术课这里平时不会有人上来的,很了解嘛……

  「说!你是从哪里拿到那个戒指的!」把我踢飞撞碎拉斐尔的罪魁祸首大喊着。

  这个问题难倒我了,照实说我一定GG,不照实说我也会GG。

  小诗看我躺在地上瞪着拉斐尔的残破,更加火大。

  「说话啊!死垃圾!」

  女人果然很难搞呢……

  是啊,所以我才一声未婚。拉斐尔无奈的表情认同着我。

  「给我!回答!」小诗一脚朝我的老二踢来。

  很可惜我早有防备,两腿一夹,姿势虽然娘泡,但是完美的防禦黄诗涵的下重脚。

  「要我说也不是不可以。」我站起身子,尽量隐藏自己的恐惧。

  「哼哼,死垃圾……趁我还没生气的时候从实招来。」小诗揉着自己的脚板说着。

  这个时候只要露出一点恐惧感就输了,对方有五个人可都是具有攻击性的掠食者啊。

  「你在发抖呢,没想到你这么害怕,当初把我压在地上的气势到哪里去了呀?」
  「这是武者震。」我用漫画里面学到的招式胡扯。

  「面对强大的敌人,身体会不自主地颤抖,这是身为武术家的兴奋啊!你们女人是不会懂的!」

  小诗疑惑地歪头想了一下,直到看到广东粥不断摇手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胡说八道!」

  「你又知道?」

  我嘴上轻松,实际上是不断地用眼角的余光在观察敌人。

  广东粥、巴勒、天龙、双枪、还有……超人,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些人的眼神在我身上游移,是的,他们都跟黄诗涵是一夥的,难怪之前开性爱趴这些都完全不感兴趣,我还以为他们没卵蛋呢。

  我决定先下手为强。

  「你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别跟我说你干了这么多事情就想要鬼混过去。」我胡扯一通。

  「就是因为我不知道才问你啊!你是奴隶对吧!奴隶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回答主人的问题,说!这戒指你是从哪里来的!」

  「呵呵,可是我的主人不是你。」奴隶是三小啦!我才是我自己的主人!
  「骗人,在台湾只有我可以授权!」

  「你不相信?」我转身低头,用背影控住全场。

  「我……」小诗有点犹豫了。

  「那就把戒指还来,看你是要用遥控器还是什么东西启动戒指,看我会不会死掉。」

  不给小诗多余的思考时间,我一把抢过戒指套在自己的手指上。

  「来呀!」

  这个画面说多帅有多帅,我简直成了夜神月第二啊,而且我不是笨蛋,早在转身背对他们的时候,把口袋中的口香糖纸折成小块,挡在戒指内部的小圆洞处。
  虽然给我戒指的人说这戒指里面没毒针,但我可不想要他一时疏忽就晚七天回家。

  这是一场赌注,我在赌黄家的戒指是有分派系与持有者,总不可能所有人都用同一种讯号启动杀人戒指,这样要处罚其中一个人,很容易不小心把上上下下所有奴隶全杀了。

  再者,只要我赌赢的话,我就有机会套出更多讯息。虽然身份可能还是「黄家的奴隶」,但是,主人也是有分大小的啊!

  欧洲医生跟非洲医生社会地位就是有不可越过之墙,懂?

  「好。」黄诗涵冷冷地回着。

  她伸手抵住自己耳根后方的位置说:「那就去死吧。」

  等一下啊挖靠!你就这么残忍啊啊啊啊!

  同样惊恐的不只我一个,天龙流泪闭眼、双枪双手合十、巴勒朝着西方跪倒在地上、广东粥愤怒地瞪着我。

  喀!

  清脆且微小的机械声,如枪机着撞针刺在敌火上,引发轰天巨响。

  那四个人同时摔倒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

  「怎么可能……我的权限应该是最高的……等等,先不要杀他,搞不好是父亲大人派来的。」小诗在那边自言自语,我则是用尽全身的力量撑着身体不要摔倒。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杏仁味。

  挖哩勒干!那个简讯说的是真的啊!杀人啦!我又不是住在米花市,怎么会碰到这种事情啊!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黄诗涵认真地瞪着我。

  「我是黄易派来的。」很好,声音勉强没发抖。

  「黄易?黄易是谁?是黄石犬那边的人?还是震天鹰那边的人?」黄诗涵越说越急,喔喔,你也会怕喔。

  「哈哈哈!」我仰头大笑三声,给自己壮壮胆。

  「黄易!是武侠小说家,我没有告诉你我主人的义务。」

  黄诗涵咬着下唇狠瞪着我,很好很好,你那边也只剩下超人一个人,在怎么样我都可以跑得掉跑去报警,被告性侵VS被杀掉,我选择前者。

  等等,刚才她好像说先不要杀他,好像在跟第三者说话,超人是没本事杀掉我的,难道说黄诗涵身上有无线电之类的东西吗?

  「你想怎么样?」小诗说。

  「我想怎么样?不是我想怎么样,是我主人想怎么样。不过被你发现的话,我想我的任务就告一段落了。」

  黄诗涵突然刷地脸色惨白,嘴唇不断颤抖着。

  「你……」「我什么都不会说,省省吧。」我马上打断她的话。

  黄诗涵好像受了很重的打击,扶着桌子不停喘气,跟倒在地上四个人的呻吟声互相呼应。

  「吵死了!把他们给我带走!」黄诗涵按着耳后大喊。

  带走?他们都快死啦!

  突然四名穿着黑衣的彪形大汉直接垂吊跳入走廊,闪入美术教室,一人一个把那抽搐的四人扛在肩上。

  这四个人我见过……

  金发翘鬍鬚,双臂跟超人腰围一样粗。

  黑发山羊鬍,大腿的肌肉比沉思者还要立体。

  大光头黑人,腹肌比战车的履带还多节。

  红发咬玫瑰,壮硕的斜方肌让他看起来像头水牛。

  就是那一天我被绵华绑架压制我的肌肉四佬啊!

  他们四人脸上无比认真,掏出腰间的扣环固定好以后,又被走廊外悬空的绳索拉上去了。

  挖靠,这里是五楼啊!

  「真可惜……」超人喃喃说道。

  「可惜你妈啦干!」我大骂。

  超人没有像以前一样嘴我,只是用一种很深很深的哀怨投射过来。

  妈的,我又没欠你钱。

  「既然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我们就来谈条件吧。」

  我非常谨慎的选择用词,黄诗涵知道这一切的始末,而我只知道杀人戒指、黄家奴隶、还有按住耳朵就能招唤四大肌肉佬,其他我一概不知。

  所以我要尽可能地使用中性的词语套话,不然下一个被肌肉佬扛在肩上的,可能就是小弟我了。

  「你想怎样?我先警告你,就算你的主人权限比我高,但不代表你能够踰越我们之间的层级,懂吗!奴隶到死都还是奴隶,而我们『黄』才是所有地一切!」
  我露出放心的微笑。既然你们黄家是所有的顶点,那你又何必这么紧张大吼呢?

  「说到底,我们这边也没打算阻饶你什么,我要的也不多。」

  「你要什么?」黄诗涵眼睛一亮。

  真好懂。

  我看鹿鼎记里面,韦小宝与平西王PK的桥段,九难责怪韦小宝干嘛敲竹槓,韦小宝说不敲竹槓对方反而不会安心,就是这个道理辣!

  「我要你……别管我。」本来是想停在我要你,可是这样可能会被拒绝,还是保守点好。

  「哼,就这样?」

  「别小看这三个字。」糟糕!要得太少了吗?要想想办法啊!

  我脑子高速思考,眼观八方蒐集所有可用资讯。

  要钱吗?对方可以召唤肌肉佬,要个几百万搞不好太少,要个几亿感觉又是来闹的。

  要地位吗?他妈的我根本搞不清楚他们里面是怎么分级的啊!

  要什么……要什么啊!!!!!

  我的眼睛突然看到一个东西。

  没错……对黄诗涵而言无可取代又足够珍贵的东西就在那里。

  我大步朝黄诗涵走去,可能是气势过於惊人,她就跟着往后退,直到被逼到墙角。

  「要开始了喔。」我迳自坐在椅子上。

  「什么?」

  我趁她还没反应过来把她拉到我腿上,形成标准的打屁股姿势。

  「你想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不干你的事,记得我说过的话吗?别管我。」

  我掀开小诗的短裙,让蜜桃屁股与粉嫩的肉缝暴露出来,才刚支开教官,她是没时间穿上内裤的。

  「不要,放开我死垃圾」小诗拼命踢着腿挣扎。

  啪!第一下。

  我粗厚的手心拍在小诗的双臀上,清脆悦耳。

  「不要打我,放开我!」

  啪!第二下。

  Q弹的屁股肉不断震动着,如涟漪,如果冻。

  啪!第三下。

  「呜呜呜,好痛!小心我杀了你!不!不要杀他!不能杀他」小诗按着耳根通信着,好忙啊。

  看来她随时都可以把我干掉,可是现在风向是在我这边。

  啪!

  「啊嗯。」小诗不留神,竟然娇嗔一声。

  「喔喔,怎么会这样呢?被死垃圾打屁股,竟然有感觉了?」

  「才没有!」

  啪!

  「呜!」

  屁股传来的击打不断拉扯小诗的肉缝与菊穴,尤其是菊穴。

  这个屁股有点大不好瞄准啊,好几次都不小心用力过猛,直接打到菊穴上。
  「你这样打我咿!有什么意义,啊!」我连打三下,小诗的叫声一次比一次诱人。

  「我说过,别管我。」

  这一次我故意瞄准小诗的肉缝与菊穴搧去,拍打的刺激直直地传入小诗私处,按摩着敏感神经。

  「啊啊咕、嗯嗯。」小诗的发丝狼狈地挂在脸上,她用可怜并且哀求的表情,看着我。

  你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呀。

  「拜託,停下来。」

  「你还知道会丢脸呀。」我冷冷地从小诗的肉缝拉出一条水线,沾在手指上,凑到小诗眼前,「这是什么?」

  「这个!你!」啪!

  小诗再度哀号,可是声音中充满着羞耻与愉悦。

  「我看你很喜欢挨打呀,才没打几下,淫水就流成这样。看来你不只喜欢按摩棒,还爱被打,臭母猪!」

  「才没有……」

  啪滋!啪啪声已经变成有水声啦!打到出水啦!

  「有听到这个声音吗?哪有人会打打屁股就变成这样。」

  啪滋!啪滋!啪滋!水花四溅。

  「呜呜呜!」

  小诗低着头,紧抱着我大腿,两粒奶子不断在那边挤压磨蹭,糟糕,有点硬了。

  「别管我呀,你不是觉得这个条件很low吗?」

  我越打越凶、越打越猛,小诗越是淫叫,我越往小诗的娇嫩之处打去。
  这头母猪!骚狐狸!就连在羞辱她,她都能享受在其中。

  「够了!」我一把推开她。

  小诗趴在地上,屁股翘得老高,黏稠的淫水藕断丝连,不断渗出,滴落在地板上。

  看到这个风景,我的肉棒又硬了。

  她妈的贱女人!

  一股冲动直冲我的脑门,我直接冲过去把她浑身上下的衣服撕破,扯掉。
  边拉扯边打她屁股。

  就算是这样,小诗的淫水从来没有少过,阴蒂也越来越硬,突破紧密的肉缝探出头来。

  「你很爽嘛……你很爽嘛!」

  「………」小诗转过头,不理我。

  这个时候她一如往常地被脱到全裸,无助地跪坐在地上。

  话不多说,我马上脱下裤子,把硬到不行的老二插入那湿软的肉穴当中,狠狠干,狠狠操!

  「这对你来说根本没什么对不对?反正都被人干习惯了?」

  小诗的奶头好Q弹,我把它像软糖一样舔咬,弄得乳头红肿,像是兔子的眼睛一样。

  「还有你!出去!现在!」我对着超人大吼。

  超人没说什么,转身就走。

  在我身体下面的小诗不断发抖着,这就很奇怪啦,刚才不是很摇摆,现在在发什么抖。

  我故意深捅小诗,让龟头直接把子宫往上顶,这一下果然让小诗再也忍不住叫出来。

  「怎么样?感觉到我的肉棒在你肚子里面的感觉吗?」

  我边说边扭腰,左右摩擦着子宫口。

  「还是说你比较喜欢……被打屁股?」

  啪啪啪!我狠狠地连打小诗的屁股,差点爽死我。

  每打一下她的肉穴就抽动一下,好像有一条活生生的舌头在小穴里面舔我老二,害我打得有点上瘾了。

  而且越打这个婊子的水越多,她好像真的对打屁股很有感觉。

  接下来就是趴趴趴二重奏了。

  我干得她啪啪响,打得她嫩臀也是啪啪响。

  结果她终於忍不住,边哭边淫叫。

  内容大概都是,不要、受不了、很痛之类等等的,我哪里在管她。

  现在我就是要操死你,干死你。

  若不这样做。

  改天,死的可能是我。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